发泡水泥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泡水泥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云南留守儿童命悬一线7小时生死时速的回忆

发布时间:2021-01-20 08:53:34 阅读: 来源:发泡水泥板厂家

当聂郎重新回到城子小学读书,一切如同云南泸西县永宁乡城子村往常一样安宁平和。可能很少有人知道,在短短几个月里,这个孩子刚经历过一场生死劫难。而见证了这个过程的人们不会忘记,他们曾经亲眼看见了死神的存在,但也用各自滚热的心战胜了死神。

突发:聂郎昏迷 急送ICU

2016年12月11日上午,城子小学五年级学生聂郎重度昏迷,被送进云南当地医院的ICU(重症加强护理病房)。

突如其来的坏消息对聂郎的家人来说,是噩梦,但也可能是随时准备迎接的噩梦。因为聂郎从3岁开始就患有眼睛重症肌无力,他的父母曾带他去昆明的医院看过病,但并未治好。在学校里,年仅11岁的聂郎看上去面色就比同龄孩子差一些,眼睛常年不适令他任何时候都是半眯眼状态,不仅无法睁开眼看周围事物,连在课堂上看黑板也成为一件吃力的事情。

然而即使是对最坏的打算有过预判,大家也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早。当在医院接到聂郎的病危通知书时,母亲情绪失控哭成泪人,父亲一时之间也手足无措,此时已经将近中午时分。另一边接到消息的还有《闪亮的爸爸》节目组,当天正赶上节目在学校录制,得知这个情况,导演组一行人也放下拍摄奔赴医院。

路上大家获取到十分重要的信息,有一种名为“溴吡斯的明片”的药物可以救聂郎的命,但这种药在当地十分紧缺,急需从别处调运。新消息让每个人都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求药”接力慢慢在云南拉开。

求药:1000公里来回 7小时追赶生命

中午12点不到,导演托身在昆明的同行联系到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有药,据这位同行回忆,这应该是最早被联系到的“救命药”。当天下午3点不到,特派员带着药从昆明赶赴聂郎所在的红河州。

与此同时,节目中的嘉宾张晓龙从云南楚雄州的博友公益那里得到消息,楚雄州医院也有药。为了保险起见,他们当下决定楚雄与昆明同时送药过来。据博友公益负责人闫琳介绍,临近中午她接到张晓龙的求助电话,一刻也不敢怠慢,立即联系了楚雄团州委朱聪。闫琳回忆起,朱聪当时正准备吃午饭,第一口刚放进嘴里就接到她电话了,“你现在放下手里一切事情,帮我办件事,救命的事!”朱聪从没听过闫琳用如此严肃的声音说话,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问到楚雄州医院有“救命药”之后,朱聪放下饭碗直接去了医院。

30分钟以内,朱聪拿到了药。13:00,朱聪与妻子带着药开车往红河州方向赶去。楚雄到红河,距离490公里,车程4个多小时,然而当天高速却因为修路不便通行,为了尽快赶到医院,朱聪改绕其他公路,周折一番花了6个多小时平安抵达聂郎所在医院。

“那天有另一队人走高速凌晨才到红河,朱聪改道儿晚上7点就到地方了。因为第二天要上班,他们到了来不及递药和休息就连夜开回去了,只好托我把药拿给医生。”闫琳回想起送药过程,依然感触很深,在这期间,大家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都在沉默地与时间比赛,与死神比赛。

好转:聂郎顺利用药 全国接力温暖人心

当晚7:05,聂郎和来之不易的“溴吡斯的明片”一起被推进手术室。从找药到治疗,这8个小时的生死接力让在场的每个人都有一种无法名状的心情,尽管生命有时候很脆弱,但有人心保护着,总能滋长出一股强大的力量。

整个求药过程中,消息一直在网上不断扩散和蔓延。吴镇宇、张晓龙、张皓宸、白举纲纷纷在微博上发布求助信息,一时间北京、长沙等地的30多位好心人都积极回复表示有药可以送过来,生死时刻的众多回应和主动救助让聂郎父母感激不已,他们没有想到,本来差点要放弃的孩子,最终竟是被这么多陌生人从鬼门关头抢了回来。

据聂郎父亲介绍,聂郎治疗情况良好,已经于近日返校上课,还可以像正常孩子一样吃饭走路。“后来有很多人来送药,现在的药够他吃上一年。”尽管专家会诊之后嘱咐,聂郎的病情需要终生服药,但聂郎父亲在回访电话里声音听起来比之前有信心了许多,“如果没有这么多好心人,孩子可能就不在了。”他反复念叨这句。

一瓶“溴吡斯的明片”市价仅35元,多数重症肌无力患者会选择这种性价比较高的药物,即便云南当地药量少,在全国范围内还是有供应。同时像博友公益这样的志愿组织也常年对接云南当地的贫困家庭,尽力提供救助。在云南当地,像聂郎这样从小带病却无法得到更好医治的孩子还有很多,但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当地父母的医疗观念薄弱,生病了不知道如何争取更好的资源来救治,往往错过了最佳的时间。

聂郎返校之后,城子小学校长把他的照片发在朋友圈,并写到:“如果当时他们对生命视而不见,对弱势家庭漠不关心,聂郎就站不起来了。他们为学校物质上留下很多,精神上无法估量,比如卫生及行为习惯、道德观念、兴趣爱好、人生梦想……”

照片里聂郎的左眼可以睁得稍微大一些,和其他孩子一起走在校园里还带着笑容,这样的笑容对于山区的孩子们来说其实并不难。在社会保障和公益救助逐步健全之后,下一步值得思考的或许是,如何通过努力帮助他们建立新的观念,让社会温度传送到更多需要它的地方,以此收获更多笑容。

彩球对对碰

天工物语

番茄棋牌

屠龙破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