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泡水泥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泡水泥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2011年两难选择保增长与抗通胀孰轻孰重

发布时间:2021-10-26 09:11:37 阅读: 来源:发泡水泥板厂家

2011年两难选择:保增长与抗通胀 孰轻孰重?

2011年两难选择:保增长与抗通胀 孰轻孰重? 更新时间:2010-12-26 9:17:23   圣诞临,年关近,许多人感受到通胀凶威。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空前微妙的措辞“积极稳健、审慎灵活”,确立了2011年宏观经济政策基本取向,让许多人更感受到当前中国经济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发达经济体呈现的种种迹象表明,2011年全球经济也是复杂多变,复苏进程仍显艰难缓慢。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强调“无论是解决长期存在的体制性、结构性问题,还是解决经济运行中突出的紧迫性问题,都要在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前提下进行”,我们还看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稳增长”排在“稳增长、调结构、控通胀”三大目标的首位。同时我们也看到,2011年是“十二五”规划开局之年,地方政府相对高涨的投资热情,和中央政府过去“适度宽松”货币政策所释放出的大量流动性,将推动新的经济周期在开始之际就保持较高增长率。决策部门一方面可能需要从更高层面上来考虑如何破除“中等收入陷阱”和寻找未来三十年中国经济发展动力等问题,另一方面,可能更需考虑的问题是,发达经济体国家政府因经济复苏乏力而可能长期保持低利率与宽松货币环境,或将推动全球经济长期通胀,也将推动中国通胀局势更加严峻。在中国央行采取了一系列紧缩货币政策之后,人们发现中国恐怕一时很难抑制通胀势头。

那么,相关政策困境究竟如何破解?面对种种复杂趋向,我们可以预料2011年宏观政策措施将会出现怎样的调整节奏?《华夏时报》记者最近访问的两位知名学者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建、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系主任贺力平,分别给出了一些答案。

王建:仍应以保增长为重

一季度经济增长跌至8%以下

《华夏时报》:您曾表示,希望决策层还有企业界,以及普通百姓,都能接受一个思想,都能有一个心理承受能力,那就是把通胀率放在小于等于经济增长率的尺度上来,认为这是一个均衡点。您认为现在大家有这个认识了吗?

王建:这方面,现在比以前应该说有了一些进步。比如,我看到有报道说,发改委主任张平已经表示,2011年通胀率放到了4%。

但现在并非我们是否接受上述认识的问题,而是不这么做,没有别的好办法。我们有什么好办法来抑制物价上涨趋势呢?实践证明,物价上涨趋势根本难以控制。最终我们将不得不认识到,经济必须转型,也就是必须转到以货币保增长、财政保稳定这条路上来。否则,没有好的选择。

大家已经看到,官方公布的2010年11月的经济状况中,工业13.3%的增长率,一个明显的反弹是对外贸易,出口增长达到30.96%,但有一个问题存在其中,那就是正如一些报道所说,有很多热钱是通过伪顺差的名义进入内地的。社科院的报告说,这种伪顺差大概能占到全部顺差一半。如果实际如此,则出口增长只能是在百分之十几到百分之二十的样子,比上个月仍然是下降的。所以,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并非经济增长有所改善的状况,而是正相反。

所以,仍然要保增长。所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对付多元目标,要使宏观调控具有灵活性针对性,其背后的涵义是什么?那就是要准备随时转向,要以保增长为核心任务。所以,2011年一季度,很明显经济增长速度要下跌,而且会跌得很猛,很可能会跌到8%以下。所以,还敢把反通胀放在第一位吗?

要考虑如何以财政保稳定

《华夏时报》: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没有什么有利于舒缓通胀压力的好办法了?

王建:现在能做的事情不多,只是可以尽量消除通胀的影响,而没有任何可能防止其发生。也就是我所说的,要考虑如何做到财政保稳定的问题。如果一方面试图通过加息等办法压下通胀,最终却发现难以达到目标;另一方面,又没有努力消除通胀的不良影响,那将是一个最糟糕的结果,将遭致老百姓骂得更凶。2010年楼市调控压制房价的结果,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华夏时报》:目前很多观点对于2011年经济走势都有比较乐观的判断,而您的判断却正好相反。

王建:我认为那些乐观判断都是梦话。我们就看吧,如果知道我以前的几次预测,就会知道到目前为止,这些年了,我没有说错过。说错的,都是别人。

货币增长率或为15%

《华夏时报》:2011年的货币政策您估计所谓“稳”的尺度将会是多少?

王建:经济增长率乘以通胀率,这是对于货币政策的要求。如果将货币增长率控制在小于经济增长率的幅度上,那是紧货币。所谓紧,应是货币增长率低于经济增长率乘于通胀率;所谓稳,就是货币增长率适应经济增长率乘以通胀率;所谓宽,就是货币增长率大大高于经济增长率乘于通胀率。比如2009年,通胀率不到3%,经济增长率是8.7%,两者相乘,大约为12%,而2009年货币增长率超过30%,显然是一个宽货币的概念。

目前各方面传出的消息说,2011年货币增长率大约是15%,是否果真如此,尚难确定。如果属实,如果2011年经济增长率是8%或9%,通胀率是4%,这就相当于给出的一个合适的货币增长率,就不是一个紧的概念,而是一个稳的概念了。

贺力平:通胀不降或难保八

不必过多指望外部需求好转

《华夏时报》:您如何看货币政策应对通胀趋势之成效?

贺力平:货币当局如何把CPI上涨势头控制住,这是当前中国宏观经济面临的主要问题所在。央行前期不断收紧银根和一次小幅加息的举措,经过三到六个月时间,在2011年前两个季度中可能会见到一定成效,通胀上涨势头或有所减弱。

《华夏时报》:对于2011年国际和国内经济变化趋势,您的判断是什么?

贺力平:有许多迹象显示,2011年国际经济仍有一些不很确定的因素。

欧洲正在实行财政紧缩,尽管欧元要爆发大规模灾难性危机的可能性比较小,但欧元区财政紧缩的趋势比较明显,如此来看,欧洲2011年经济增长率不会好于2010年,但其进一步下滑的可能性,我认为也比较低。而美国经济2011年往上走和往下走的可能性都存在。美国之所以强调QE2并表示未来继续坚持这一政策,我认为主要是因为其尚未看清经济复苏有明显的迹象,而且其对失业率高升所带来的不利影响,有充分的预见。

我们现在要观察的,是其QE2政策的刺激性作用究竟有多大。我相信QE2会有一定的刺激性作用,但是否会在2011年上半年之前就表现出来?这一点,很多人包括我个人在内,都没有把握预见到。

2011年下半年以后,也许美国经济复苏的迹象就显露出来,但会在多大程度上显露出来,是否会很强劲,这很难说。

中国经济可以指望2011年外部经济需求好转,但也许还应该有所保留。

低利率致投资需求强劲增长

《华夏时报》:通胀压力之下,您认为货币政策将怎样发挥作用力?

贺力平:中国经济自身的内部需求,总体上说是比较健康的。中国企业仍会认为投资有利可图,因为目前借贷成本仍比较低,企业没有理由不进行扩张。包括房地产行业,其投资增长一直很快,最近一个月,其投资增长超过了35%,这应可说明内需还是比较强盛的。既然如此,就应考虑通胀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

《华夏时报》:2011年食品价格上涨长期化趋势是否会越来越明显,输入性通胀是否可能会严重起来,还有过去所说的所谓“工资物价螺旋”效应会否有更突出的表现,对这些问题,您有怎样的判断?

贺力平:2011年,中国通胀压力的确比较大,政策制定者不应掉以轻心。

大家现在都在说年终突击花钱的问题,表明我们有很多前期没花出去的财政资金,现在都要花出去,这令投资和消费都会有所增加。加上两个传统节日前后的消费旺季,以及刚才所说的导致企业部门不断增加投资的经济动力,还有不利的气候原因推动的粮价上涨,并且还包括收入补贴增长的政策性因素形成需求同步增长导致的物价上涨,种种因素,形成了工资物价螺旋上涨的循环圈。

所以,我坚持认为应使用比较强有力的货币政策手段。

世界各国的中央银行出现才不到一百年,我们看到,之前发生通胀导致经济崩溃之后,物价仍会回落。这是市场经济一个客观的规律。但我们要避免物价持续上涨时间太长,以及给社会经济造成太大损害,所以现代人发明了中央银行和货币政策,其作用就是要缩短通胀的时间长度和剧烈程度,以保持整个社会经济和政治相对稳定。也就是说,货币政策的调节作用,可有效促使物价水平相对较快回落。

CPI过8%GDP将低于8%

《华夏时报》:保增长是否仍为2011年主要任务,而通胀的负面作用可以财政政策加以消除?

贺力平:保增长很重要,这毫无疑问,无论中国还是其他国家,都是这样。但我们也应加以分析的是,当前的增长率是否已经低于实际的或潜在的增长率目标?

比如美国经济,很明显,我认为其增长潜能不是现在的1%或0.1%,而很可能是2%到3%,所以,美国若提出保增长的目标,应是可以理解的。中国目前的经济增长率,我们看到是10%。政府提出的增长目标,这么多年来一直是8%。我认为8%可能是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的一个数字,而当下的经济增长率已经高出这个增长率目标两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所面对的问题,与美国不一样,刚好是相反,美国是实际增长率低于目标增长率两个百分点。

因此,中国如果不把通胀率有效降低下来,2011年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率有可能继续飘红,继续超过10%。到2011年年中或下半年时,我们就会看见那样的经济增长率将不可持续,CPI将有可能达到8%或10%。那时,再收缩货币政策,就有可能使经济增长率降低到8%以下。这是决策者很不希望看到的状况。

因此,货币政策只要现在有相对温和的调整,就能够使2011年GDP保持在8%左右,也能够使CPI上涨率有效降低下来。

从这个意义上说,当前降低CPI的政策操作,与维护较高的经济增长率,二者之间,并不矛盾。

相关文章:

王炯:男权基金中的自由巾帼水皮杂谈:让恺撒的归恺撒让市场的归市场提存款准备金率不加息是本末倒置谢国忠:中国必须消除房产泡沫中国央行首度详解明年“稳健货币政策”任务“稳货币”下投资市场不乏亮点发改委不应让油价飞瑞信:明年初中国通胀率可能达6%瑞信:明年初中国通胀率可能达6%促发展调结构防通胀需宏观政策密切配合

小仙炖

商线科技数字化

标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