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泡水泥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泡水泥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第二批金太阳工程必须在2013年6月底完工-【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7:50:40 阅读: 来源:发泡水泥板厂家

第二批“金太阳”工程必须在2013年6月底完工

【变压器产业网】四大佬中,唯有英利乘势跑马圈地

国内光伏应用,这个看似前途光明而实际道路充满坎坷的市场,光伏企业们的进与不进,始终都是一个问题。

然而去年12月6日,由财政部、科技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公布的2012年“金太阳”示范工程项目目录(第二批)中,除英利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英利集团)外,其他大型光伏企业的身影寥寥。为何这些光伏大佬们面对光明的前景市场,始终在项目落实上踟蹰不前?

1月7日召开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提出,2013年我国要大力发展分布式光伏发电,全年新增光伏发电装机10吉瓦,是2012年新增装机规模的2.5倍。

英利布局,尚德围观

为促进国内光伏发电产业发展,我国于2009年开始推行“金太阳”工程,中央财政从可再生能源专项资金中安排出一定资金,用以支持光伏发电技术在各类领域的示范应用。

2012年第一批“金太阳”工程的总装机量为1.709吉瓦,在国家政策的不断推动下,2012年第二批“金太阳”工程的规模快速扩大,总装机量达2.834吉瓦。至此,2012年“金太阳”工程的总装机量是2011年的两倍,并且超过了此前三年该工程的装机总规模。

“‘金太阳’工程,我们参加的比较少,英利做的多,你们可以去问问他们。”作为英利集团的竞争对手,尚德电力控股有限公司(STP.NY)(下称尚德电力)表现出少有的谦让。的确,在整个2012年,英利集团在国内光伏市场的表现最为抢眼。

2012年,英利集团光伏产品的出货量达到2.1吉瓦,超过原全球光伏企业老大尚德电力和位居第二的美国第一太阳能公司,晋升为全球出货量最大的光伏企业。

记者从英利集团得知,其2012年面向国内市场的光伏产品出货量也远远高于国内同行。

2012年,英利集团面对国内市场的出货量约为0.5吉瓦,占其总出货量的20%。据记者了解,其他几家光伏巨头企业的国内份额仅为5%~10%。

作为“金太阳”工程中最大的投资商,英利集团一直致力于推动国内光伏应用市场的发展。在2012年第二批“金太阳”工程中,英利集团部署了15个分布式发电项目,装机量约占该批“金太阳”项目总装机的10%。在过去3年的“金太阳”工程中,英利集团始终是总装机规模最大的企业。

相比于英利集团的高歌猛进,同为中国四大光伏龙头企业的尚德电力、阿特斯阳光电力科技有限公司(CSIQ.NQ)(下称阿特斯)和常州天合光能有限公司(TSL.NY)(下称天合光能)依然在国内市场保持谨慎。

在2012年第二批“金太阳”示范工程中,天合光能仅仅在常州本土申报了1个项目,装机规模为0.01吉瓦,而尚德电力和阿特斯没有项目。

低回报、收费难让众企业望而却步

其实,从中国光伏应用市场的发展潜力来看,未来国内光伏发电市场原本是肥肉一块。

据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吴达成介绍,按照国家规划,到2015年底,我国太阳能电站累计装机要达到21吉瓦,根据每瓦约10元的投资成本计算(1吉瓦=1000兆瓦,1兆瓦=1000千瓦),“十二五”期间,中国光伏市场将开启2100亿元的投资。而目前我国光伏总装机还没有达到一半的规模,这就意味着国内光伏市场空间巨大。

另据媒体报道,2012年中央财政共拨付上百亿资金用于支持光伏项目。

面对如此诱人的市场和强有力的政策支持,为何光伏大佬们难为所动?

最近尚德电力被债务、资金等问题苦苦缠身,但是提及没有力挺国内光伏市场的原因,这个曾经的光伏老大似乎另有顾虑。“(我们投资少)并不是因为资金的问题,而是出于对项目评价和运营成本等综合方面的考虑。”尚德电力媒体关系副总裁龚学进对记者如是说。

实际上,在2009—2011年,尚德电力、阿特斯、天合光能等大型光伏企业也曾对一些“金太阳”工程进行过投资,但是项目的实际评估情况并不好,这直接影响了光伏大佬们的信心。

2010年,尚德电力投资了扬州大学附属中学的太阳能发电项目,并在工程结束后将项目直接赠与了该校。表面的慷慨背后暗藏着企业的唏嘘与无奈。“工程结束后,发电项目在实际运营中还有一系列难题。”龚学进表示。

首先,作为光伏发电最主要的形式,太阳能屋顶电站在完成安装后,还要将电力接入电网,这就需要各省的电力公司提供相关设计与安装服务,电站投资方要向省电力公司支付高昂设计安装费。一个光伏项目的投资运营商告诉记者:“一个项目至少要收100万。”

光伏屋顶发电站的电费由谁结算是另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位光伏企业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如果将光伏屋顶发电站发出的电量直接供给国家,投资商与国家电网之间的接洽和协议会特别繁杂。”如果将屋顶电站发出的电量直接供给家庭,该由谁来跟用户结算并收取电费呢?阿特斯董事长瞿晓铧对记者坦言,作为一家光伏企业,他们很难挨家挨户地去查电表、收电费。

一位光伏企业负责人向记者表达:“对于如何消纳光伏电站发出的电量,国家也一直没有明确制度。”

瞿晓铧表示,由于很多国家政策都未细化,具体政策的出台时间尚不明确,光伏企业才会有所顾虑与保留。

北海设计西装

万源订制西服

承德订做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