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泡水泥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泡水泥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自诩现场娱乐京城第一猫眼脸皮厚业界不买账-【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8:55:55 阅读: 来源:发泡水泥板厂家

“猫眼最早是美团下面的电影票业务,在2016年分拆出来独立,战略是平台做广,产业做深。”随着IPO的临近,猫眼娱乐CEO郑志昊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猫眼在信息、资源、执行力方面形成了行业壁垒,且拥有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其中还特别强调,“猫眼娱乐从2017 年开始做演出,在海南、西南、西北和北京都是第一名”。 俗话说,越是炫耀什么,实际上就越缺乏什么。这波商业自吹听起来高大上,实际上却没有数据佐证,里面有多少水分可想而知。其实,单看基石投资人的成色就不难发现,猫眼IPO也许并没有像其宣传的那样抢手。

五大基石投资者,其中四家属于“百度型”

众所周知,基石投资者,主要是一些一流的机构投资者、大型企业集团、以及知名富豪或其所属企业。基石投资者的引入实际上是对公司基本面和发展前景的肯定,这将给市场带来很大的信心。

据猫眼早前销售文件,目前已锁定微光创投及IMAX Hong Kong两名基石投资者,未来还将引入华扬联众、Prestige of the Sun及小米,基石投资者将增至5名,总共认购3,000万美元(约2.4亿港元)股份。

五大基石投资者中,除小米外,其他四家的知名度都不算太高,基本属于“百度型”的投资机构,其中Prestige of the Sun公开的信息更是寥寥。而微光创投,其创始人吴宵光当初是QQ研发团队的项目经理,与腾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腾讯受联交所相关规定影响,此次不能认购股份。所以说,微光创投此次驰援猫眼,很难说没有腾讯在背后授意和斡旋。

此外,华扬资本和IMAX Hong Kong,无论是知名度还是本身实力,都很难归入一线投资机构的序列。即便是小米,知名度虽然足够,但鉴于上市后糟糕的表现,能给猫眼带来多大的助力,目前仍是未知之数。

按照字面意思理解,这五大投资方应属于猫眼IPO的“基石”,将为其上市保底和背书,但从本身成色来看,这五大基石很难称得上牢固。毕竟,猫眼自身仍存在着重重隐患,难以获得够分量的企业和机构投资者的青睐。

平台做广?行业地位不能靠吹

在接受专访时,猫眼CEO郑志昊解释了“平台做广”的含义,“从单一的电影票平台,能否做成用户平台、先发平台,数据平台和媒体平台,能从单一的电影产业慢慢做到演出、电视剧、电商和广告产业。”

然而,从招股书披露的财务数据看,猫眼的收入结构依然单一,其中在线娱乐票务服务所录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高达59.8%。这部分收入中,在线电影票务的贡献更是高达58.2%,自诩京城第一、行业第二的在线现场娱乐票务仅录得5030万的收入,占1.6%。

另外,虽然自称在线现场娱乐票务服务市场占有率第二,但猫眼并未在招股书中公布更为具体的数据。而根据易观咨询发布的2017年在线现场娱乐票务平台报告显示,大麦网、格瓦拉、永乐票务分别在自营选手中名列前茅,进一步加重了我们的疑惑。

事实上,在现场娱乐票务行业,猫眼一直以来备受非议。在去年11月张学友北京演唱会预售阶段,猫眼屡屡被用户指责恶意捂票、变相高价出售、垃圾短信恶意营销……最打脸的是,当猫眼发战报宣称6分钟即“全场售罄”的时候,网友随即在官微下diss: 门票一直刷一直有,到底是真卖完了还是给了黄牛……对于很多人来说,负面缠身的猫眼,早已不是购买演出门票的最佳选择。京城第一、行业第二的地位,更是不知从何说起。

特别是,猫眼CEO郑志昊曾在专访时谈到,猫眼在2017年才开始做演出业务。按照这个推论,猫眼在短短一年时间里,超越了永乐、格瓦拉,并在北京、海南、西南、西北等大片区域战胜了苦心经营18年的大麦。其中究竟有多少水分,不问可知。

产业做深?各环节上依旧问题多多

产业链做深是猫眼讲的另一个故事,即纵向赋能宣传、发行、电影投资、影院管理、影院商业化等产业链上下游,从而在行业的深层扎根。然而事实是,猫眼在产业链的诸多环节均存在着不容忽视的矛盾,比如宣发端的协同问题、影院管理方面的账期问题等等。

宣发方面,猫眼曾在招股书中坦承可能与光线存在潜在竞争关系,猫眼认为潜在竞争是有限的,但这与其事实表现不符。例如,18年暑期档光线宣发的《英雄本色2018》和猫眼宣发的《神秘巨星》就产生了档期重合、争夺市场的情况,导致《英雄本色2018》票房不利,导演在网上炮轰光线的结局。

再譬如与院线的账款问题,日前一些三四线城市的小影院痛斥猫眼年关临近却迟迟不肯结算拖欠的票款,导致他们连员工工资都发不出,并呼吁猫眼“要有良心”。猫眼自身也不得不在招股书中写道,“我们与电影院的结付期一般由一星期至一个月不等,在特定情况下我们亦可能提供最多一个月的预付款项……”可见,账款问题已经越来越像套在猫眼脖子上的绳索,随着T+0或T+7票务新政的颁布,甚至可能会对猫眼造成致命的威胁。

此外,电影投资是一件高投入高风险的一件事情,每年没能成功熬到拍摄完成播放出来的电影数量其实更多。单独投资发行电影,缺乏经验的猫眼恐怕很难在这块出现立竿见影的效果。所以你会发现,直到现在,投资电影还没能成为猫眼娱乐一个成体系可持续的盈利模式。

垂直化的发展虽说符合行业趋势,但对猫眼来说,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更何况,猫眼目前仍处于持续亏损的状态,至今仍不曾具备完成商业蜕变的能力。

可持续的商业模式,猫眼仍靠输血维持

迄今为止,猫眼仍然没有实现盈利,且今年亏损有再度扩大趋势。2015年净亏损为12.98亿元,2016年亏损5.08亿元,2017年亏损7610万元,2018年前三季度净亏损为1.44亿元,同比亏损增加5.33%。

从现金流情况来看,猫眼的情况也并不乐观。猫眼近三年经营活动的现金流情况,2016年和2017年均为净流入,不过到了2018年出现反转,至9月30净流出14.33亿元。猫眼账面的现金及金融资产因此从2017年年末的21.3亿元下滑至2018年9月底的15.03亿元,流动资金压力大增。

而预付押金及其他应收款虽然合计16.70亿元,但在正常业务运转下,这部分基本不具备流动性。这也使得,猫眼的账面现金、金融资产及应收款加起来,只有18.82亿元。然而猫眼总计32.67亿元的流动负债中,应付类款项已经达到23.87亿元。两相对比之下,资金缺口还是比较明显的。

“平台做广、产业做深”,猫眼娱乐的野心不可谓不大。然而,面对横向结构单一、纵向协同不利的现实处境,持续亏损、靠输血为生的猫眼事实上很难获得股民和机构投资者的认可。IPO转眼即至,是骡子是马,都要交给市场去检验。

打干细胞的好处和坏处

贵阳哪个医院看皮肤过敏好

哪些人不适合免疫治疗癌症吗